当前位置: 主页 > 高手村 > 内容

展开“烂片标准”的讨论——从有关《绝世高手》的争论说起

时间:2017-07-29 08:42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之所以突发“展开‘烂片标准’的讨论”之奇想,乃因近日文汇报上发表的一篇关于电影《绝世高手》的商榷文章。这篇商榷文章不但主要是和我的观点商榷,更重要的是提出了“烂片也是一种重要的电影类型”以及“最流行的影片永远都是烂片”,“要捍卫烂片的存在权”,“如果不得不去看烂片,应该要调整好看烂片的心态”等观点。窃以为这种观点之所以能在主流刊出,想必是具有相当的代表性。这挺好,见智见仁,各抒己见,通过讨论和辩论,将“国产烂片”的问题放在更大的范围内引起关注,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对于中国电影的健康发展,具有作用。

  先要说说《绝世高手》是怎样一部影片。根据剧情介绍,还是蛮有看点的:一个先天没有知觉、挨揍不疼却冒充高手的小混混(卢正雨饰),一个人称女张飞的少女(郭采洁饰),一个醉心于织毛衣的过气大师(范伟饰),一个只会做料理的美食大亨(蔡国庆饰),一个可以用汤情绪的当代孟婆(陈冲饰),一个身患症的日本武士(仓田保昭饰),为了一本失传的秘笈,引发了一场绝世高手的爆笑对决……

  冲着一干明星和爆笑喜剧,我屁颠屁颠坐进了影院。这里先说明一句,我这人有个特点,看起电影来,笑点和泪点都极低,很容易被打动,我从来没有“当场冷静分析”的习惯,也不愿让自己活得很累,看电影嘛,是放松,是享受,何必时刻惦记着“文艺”?至于事后要写几句“影评”,那是沉静后的梳理,我决不会在现场毁了自己的投入感。

  我说以上这些话,是回应那篇“商榷文章”的。该文商榷了两个人,一位是上大电影学院教授、影视艺术系主任程波,一位就是在下。他先说的是程波:“显然,他的观影心态是有问题的,这样的影片本来就不是给专家看的。否则,你只要看一下豆瓣上的剧情简介,就知道这是没什么营养的娱乐片,完全没有进电影院去看的必要。”

  程波先生说了什么呢?他说:“进了电影院,五分钟之后就后悔了,到了三十分钟终于无法,只能退场。导演演得真差,男主演剧本写得也差,编剧导演得也差。不会演砸角色的俗编剧不是烂导演,管你打着谁的人旗号,自己不行还是不行。这样自带烂网大(好的网大比这也好多了)气质的喜剧是有毒的,格调和能力的低下不能靠找些咖来掩饰,也不能靠打着无厘头来混淆,这会无厘头。看来,绝世高手非常想念摆渡人。按说没看完不能打分,但请允许我一回表达态度。”

  这是“上海影评学会画外音”上“新片排行榜”的专家评语,程波先生罕见地给这部影片打了3分,超低分。而我呢,更是破天荒地一改“宽容度较大”的评分立场,首次给了这部电影打了0分。我的评语是——本年度最差电影,没有之一。 如果是“卢正雨致敬周星驰”,那么这个致敬是在周星驰。极low极贱的“创意”包括台词,一下子将编导的失智与狭隘无遗。尤其是编导本人不自量力地主演男一号,更是将整剧拉到中学生表演的实验水平——不,甚至更低。最遗憾的是陈冲和范伟瞎了眼的加盟,虽然其演技可以驾驭任何正剧喜剧闹剧,但再怎么卖力表演,由于全剧的核心建立在无稽和低级趣味之上,只能地被视为笑柄。因此包括郭采洁在内的演技派,不要轻易接这类自毁形象的戏,难道你们看不出这是一部低级无厘头的闹剧吗?给了观众什么?nothing!啥都木有——除了“是否赶紧离场”的尴尬。

  各位看官一定看得出,我的遣词用句里带着情绪。不错,真的令人,我一次次在“是否赶紧逃离”的念头中挣扎。其实我的“耐烂”本事是很大的,只要稍具“看点”,我就能生出很多原谅,自己“开开心心打发娱乐时光”。我之所以没有彻底逃离,一多半是因为陈冲和范伟,一多半是因为个别镜头中数码特技还不错。但就影片的内涵、笑料的编排、表演的技巧、台词的编撰等角度看,几乎无一是处。影片一直在用很低级的方式搔观众痒痒,就像澡堂子的段子,总能引来几声猥琐的笑声。

  如前所说,我对烂片的度算是不错的。有些烂片,没啥营养,口感还不错,譬如稍具幽默感,我就有所满足。可是《绝世高手》在我看来不光没有营养,而且口感也差,甚至有沾染地沟油的嫌疑。所以当“商榷文章”的作者杨新宇这样 “挺烂片”时,我觉得不太具有针对性——“电影工业是由‘烂片’堆积而成,支撑起来的,如果只有艺术电影,电影早就了。最流行的影片永远都是‘烂片’,而绝不可能是艺术电影。好莱坞‘烂片’在全世界所向披靡,欧陆艺术电影永远只能望洋兴叹。”——理是这个理,但是“烂片”与“烂片”也是不一样的,假如《绝世高手》勉强可以比肩“好莱坞烂片”,咱也就不苛求了,但它的“烂”,是毫无价值的烂,如果放手对这样的烂片大开绿灯,国产电影的质地只能是雪上加霜。

  因为我将“商榷文章”附在文后了,所以在此不一一该文的段落。不过其文的刊出,也确实引发了一定程度的讨论,一些专家一眼就看出了“争论或讨论”的核心所在,上海电影学院副院长刘海波就说:“这部烂片没看过,不过我觉得双方的争论是烂片定义之争,仿佛一个说的是垃圾桶里的垃圾,一个说的是超市里的垃圾食品。垃圾食品虽冠以垃圾之名,但其实还有有点味道的,垃圾桶里的垃圾就纯然让人了。”另一位上海影评学会会长朱枫的观点是:“我跟海波完全一致。薯片没有营养但吃也无妨,狗屎吃不但绝对应当杜绝。当然允许烂片存在,但烂片不能无底线。”

  他们这些话,也是我想说的观点。在我看来,《绝世高手》就是狗屎,虽然吃不,但绝对应当杜绝。当然允许烂片存在,我也不是说要立刻禁映,但给观众一点价值观、审美观的引导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“烂片不能无底线”能否成为争论双方的共识?这是我所关心的。当然怎么认定“烂片”也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难题,但是假如说,因为是难题就不必“破解”,似乎也有失职守,价值观、审美观除了形而上的意义,它们也是可以适度操作和量化的。至少,专家和观众的口碑与评价,可以窥视其品质。

  说到观众的口碑,这儿不妨贴几段豆瓣上的点评:释凡评曰:“明明大乱炖弱智闹剧,下三滥,瞎恶搞《食神》《功夫》,非吹成周星驰时代后最正无厘头力作?卢正雨把观众当傻子,郭采洁、蔡国庆、范伟跟着闹腾显眼,华谊、博纳、腾讯、开心麻花、大盛、伯乐营销等11大影视公司却死砸资源与?难怪烂片雷剧泛滥,不自律不知,哎!”纬誺评曰:“有一个比喻放在这里十分恰当:如果说周星驰是印钞机里的那块模板,卢正雨就是批量生产出来的一张。”电影评曰:“所有演员里,最让人尴尬、最没有存在感的就是卢正雨自己的角色,因为他的拖累,连郭采洁的角色最后都废了。作为一部电影,男一号女一号的角色都崩了,片子肯定也不可能多好。它所有的优点都来自周星驰,导演像个迷弟,拍了还行的高仿,但高仿终究是赝品,知道是假货,心里还是很难把它当回事。”……就引述这些,还有更难听的,就不一一举例了。专家差评也就罢了,观众也忍不住吐槽,还说不是烂片,也是醉了。

  最后再将商榷文章中的“被商榷者”程波先生的一段回应贴一下:“看到老同学杨新宇教授的文章,回应一下。首先文章烂片的定义有混淆商业电影之嫌,如果这个暂且不论,同意电影市场‘烂片’有存在的必要(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,‘烂片’的存在不会以谁的意志为转移,也没有谁说过电影市场应以艺术电影为主),但《绝世高手》不能代表一般意义上的‘烂片’。我现在看院线电影从不以一个‘专家’的心态去看,都是尽量‘装傻’看,不然会少了许多乐趣。关键是即便在这样一种心态下,《绝世高手》也是不能的。对我来说,说不会演砸角色的俗编剧不是烂导演,来评价‘卢’和‘绝’,虽是嬉笑怒骂,但也没有夸张。说实话,如杨兄那样严肃地讨论《绝世高手》是如何最流行、如何贴近了大众和年轻人的娱乐心态,我做不到,所以只要嬉笑怒骂即可,这是否契合了娱乐?说到符合大众和年轻人的口味,你看绝世高手的票房,跟《冈仁波齐》差不多,大众也不买账啊。它不能代表一般意义上的“烂片”,它是烂片里更烂还装甚至有毒的那一种。长城、悟空传之类的作品都不是什么优秀的电影,但我不仅能在影院看完,而且也会看到其中的亮点以及它们对中国电影市场的价值。《绝世高手》我之所以去看,还真是带着想了解一下‘卢’的正面心态去的,不然还真不会去,所以自己觉得心态还真没问题。观影感受十分类似之前看《摆渡人》,之前没退场,这次吃堑长智退场了。杨兄以垃圾食品类比,我觉得很贴切,不过垃圾食品也是分层次有底线的,吃薯条可以,但明知是有毒的地沟油炸的薯条,你还不说,也让孩子吃吗?那不是心理生理都受伤了吗?这两年我真正骂过烂片的就是《绝世高手》和《摆渡人》。比例不高啊,杨兄‘整天骂’用词不准确。而且,‘烂片’本就强势,再为‘烂片’站台,如同在灯火通明的厕所点蜡烛,如果不是有滴蜡的癖好,那就显得没有多大必要。这样的文化态度看似草根,实则潜意识里有归附的嫌疑。”

  我想就结束在以上引述中吧。程波先生说的话也是我要说的话:现在不是“批烂片”很强势,恰恰是“烂片”来势凶猛。“商榷文章”看似在“捍卫草根”,却透露出“谄媚庸俗”“讨好大众”的心曲。这话是不是有点重?好在目的在于通过讨论,厘清烂片标准,健康民族电影,大家都不会伤了和气吧?在咱们这儿,这样有益的讨论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。如果能够通过切入一部烂片的讨论,举一反三,以此及彼,大伙儿产生一点有益的共识,这是应该鼓励的吧?

  不久前上映的《绝世高手》,或许就是这样的“烂片”,它也遭到了两极分化的评价。上海电影评论学会的微信号“上海影评学会画外音”,对这部影片进行了打分。我的老同学,上海大学电影学院的程波教授给这部影片打了三分,并说“进了电影院,五分钟之后就后悔了,到了三十分钟终于无法,只能退场”。显然,他的观影心态是有问题的,这样的影片本来就不是给专家看的。否则,你只要看一下豆瓣上的剧情简介,就知道这是没什么营养的娱乐片,完全没有进电影院去看的必要。“上海影评学会画外音”上还有另一位影评人,《上海采风》的主编刘巽达先生,更是给该片打了0分,他评论道:“如果是‘卢正雨致敬周星驰’,那么这个致敬是在周星驰。极low极贱的‘创意’包括台词,一下子将编导的失智与狭隘无遗。”并指出“全剧的核心建立在无稽和低级趣味之上”,进而“包括郭采洁在内的演技派,不要轻易接这类自毁形象的戏,难道你们看不出这是一部低级无厘头的闹剧吗?给了观众什么?nothing!啥都木有——除了‘是否赶紧离场’的尴尬”。

  程波教授因为是我同学,我可以随便嬉笑怒骂,刘巽达先生的观点还需严肃地商榷。在大众眼中并不被当回事的电影,在学术界却被了,似乎电影有多么了不起的成就,实际上港片的辉煌完全是建立在烂片的基础之上的,能够拍十部二十部烂片,出一部水准尚可的影片就不错了,八十年代中后期在内地大中小城市,乃至乡镇遍地开花的厅,所放的就是极low极贱的武打片、枪战片乃至片,作为国际大都市,出产的大量电影,其水准低到似乎是为乡镇度身定做的,真正艺术水准较高的导演方育平、严浩等,知名度却都不是很高。导演马伟豪曾经说:“我甚至不觉得电影有什么优势。我们有较多‘商业电影’的经验。”(马伟豪:《同心·活力——寄语CEPA之后》,《电影艺术》2004年第6期)马伟豪这句话未必是谦虚,他没有代表电影谦虚,他说的大抵是实情,电影几乎只有“商业电影”的优势。

  周星驰电影或许是“烂片”中的战斗机,影响不小,因此也被了,周星驰莫名其妙地成了大师,事实上,究竟存不存在“周星驰电影”,还很难说,周星驰所演的电影,全都是重要喜剧导演李力持、高志森、王晶、谷德昭、张坚庭、陈友等所执导,当然,除了刘镇伟编导的《大话西游》是之作外,其他影片也基本上都是浮云。即使说真的存在周星驰电影,又有哪一部(除了《大话西游》)不是“低级无厘头的闹剧”,哪一部的核心不是“建立在无稽和低级趣味之上”的呢?哪一部除了搞笑、娱乐外,又“给了观众什么”?《绝世高手》真的会比周星驰电影low很多吗?至少低级趣味的内容没有周星驰电影那么多吧。

  时代已然不同,进入消费时代后,内地电影突飞猛进,重现了十年代电影的发展历程,但平台更高、格局更大,但很多人不愿接受这一事实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出现了《绝世高手》这样的娱乐片,只要观众有消遣的,娱乐片就有存在的意义,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娱乐片,艺术电影、人文电影的空间受到了极大压缩,但罪不该由娱乐效果酣畅淋漓的《绝世高手》来背。

  作为没有营养的娱乐片,套、抄袭、重复,这些其实都是题中应有之义,周星驰电影何尝不是充满了套和抄袭,《大内密探零零发》中的黑白无常和侍卫的死法,就是抄自袁和平的《勇者无惧》,《大话西游》中唐僧的啰嗦,也是来自一部被翻译成《空前绝后满天飞》的美国烂片。可以说,《绝世高手》完美地诠释了“烂片”的娱乐,并且还多方讨好,难得地讨好七〇后观众,请了武打片中经常出现的日本籍武打演员仓田保昭,还使用了《封神榜》的主题曲《神的传说》,按理说,1983年出生的卢正雨应该是不熟悉仓田保昭和《封神榜》的。

  不过刘巽达先生所说“编导本人不自量力地主演男一号,更是将整剧拉到中学生表演的实验水平——不,甚至更低”,倒是相当中肯,卢正雨做主演,确实是不行,不过喜剧本就是使观众得到高于剧中人的优越感,卢正雨的演技和一言难尽的长相,或者也制造了一些喜剧效果吧。当然,《绝世高手》将近两小时,稍显冗长,开头部分的笑料制造也生硬了些。

  电影,尤其是“烂片”,不是给专家看的,也不是给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看的(中老年人未必都变得高雅有深度,但他们已经不需要娱乐了,我是要打发等小孩的四个小时才不得不去看的)。但没有“烂片”,普罗大众何以遣有涯之生?每个父母都不愿意自己的小孩多吃垃圾食品,觉得会对小孩的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。但是一个从没吃过薯条,喝过可乐的小孩,他的生理也许没受到,他的心理是会有很大创伤的。因此,专家一方面要呼吁促进艺术电影的生产,一方面也要捍卫“烂片”的存在权,如果不得不去看“烂片”,应该要调整好看“烂片”的心态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