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高手村 > 内容

假太监老公太无赖

时间:2017-08-16 23:57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柴舒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,手脚有些无措,双手不知该往哪放了。“煌烁,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为什么他老爱问这个问题?

  柴舒望进他眼眸,那如潭水般的眸子好似有道漩涡将她的牢牢的卷住,即便是现在两人处境亲密又尴尬,她还是诚实的做出了反应。

  “……喜欢。”被人追着问这种问题虽然不好意思,但喜欢就是喜欢,对自己喜欢的人再正常不过。她没必要搞什么暗恋,又不是初中的小女生。

  柴舒没想到他又突袭她,上一次在咖啡厅当着寒亦哥哥的面,她就领教过一次,而这次又是毫无征兆的吻她,这人,似乎很?为啥平时她就没看出来呢?

  这一记深吻,柴舒感觉到比前几次都还火爆、急切,刹那间她鼻翼里、胸腔内满满的都是他干净清爽的男性气息,让她意识里没有丝毫的,而他的动作也不容许她有半分。出于被动,她本能的环住他的脖子,不懂迎合,却也不想……

  只是随着他的深吻,随着他热情的在她的唇齿间挑逗,她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安,感觉到他和平日的不一样,这种让她身体颤栗的吻仿佛在向她宣示着什么。

  直到大腿上顶着…,柴舒才猛然的睁开已经迷蒙的双眼,她想去试探,可又怕他不允许,只能的看着他忘情的吻她,一动不动的感受身下那真切的…。

  “煌烁?”柴舒疑惑的唤着他,却发现自己问不出口。他到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啊?昨天在车里,她亲手感觉到了,现在被他压着,更是清清楚楚,一点都不模糊。她也是成年人了,这种触感哪里像有病的?

  难道他……不可能,哪个男人吃饱了没事做撒这种谎的?女人的在于脸面,而男人的在于雄风,他要真拿这种事来骗她,有什么意义呢?得到的要不就是被看不起,要不就是被同情,能捞到好处吗?

  “舒舒,怎么了?”丁煌烁离开她娇软红肿的唇,正准备往下继续时,却突然发现身下的人儿有些不对劲,停下动作,见她深锁秀眉,有些不悦的看着他,丁煌烁顿时心中噗通一声,感觉有些不妙,被她突然的神色吓了一跳。

  柴舒坐起身来,懵懂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,听到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,视线定格在浴室的门上,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出之前的触感。

  转了转眼珠,她起身下床,不由自主的朝有水声的地方靠近。握住门把的手想也没想的就将浴室的门一把推开……

  “啊!”尽管是有心理准备,但这么直接的看一个男人全luo的样子还是让她忍不住惊叫了起来。可惜她鼓起这么大的勇气看到的却是一副背面,倒三角形的身材在花洒下又惹人遐想翩翩,晶莹的水珠顺着背脊一滑下,那挺翘结实的……早知道他身材很好,可是没想到会好的让人吞口水都嫌不够,要不是她脑中还有一点,不确定他的身体状况,否则她真想直接扑上去。

  柴舒努力的摇了摇头,狠狠的了一下自己,等回过神来却发现luo男已经用浴巾将自己重点部位包裹好,正一脸邪魅的看着她。

  “我……我走错门了……”她是想看个究竟的,可面对他炙热深情的双眼,她突然的又没了那个勇气,只能胡乱的找个理由,憋红着一张小脸蛋迅速的将门关好,然后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  柴舒努力的安慰着自己,试图让自己的脸红心跳控制下来,房间里她没法再呆下去了,于是找来衣服快速跑带室里换好,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依旧紧闭的浴室门,才赶紧开门出去透气。

  丁煌烁眼里的笑容不减,对她的意图不以为意,他已经做好准备向她摊牌说清楚的了,只是这丫头的行动往往出乎他的意料。他也不是怕她看到什么不该看的,毕竟坦诚相见那是迟早的事,只是他冲了凉水,身体的温度早已冷却下来,有什么好看的?

  另一头,沉醉在温柔乡里的寒亦一夜未睡,痴恋的看着怀中被累的沉睡过去的小女人,心中百转千回,说不出的惆怅。

  从相识的第一天起,她的容颜上就有着一抹淡淡的忧伤,却也是最打动他的地方,让他想都能陪在她身旁,替她赶走那本不该出现的神色。

  成婚五年夫妻恩爱,赞三皇妃贤良大度,抬了一个又一个美貌小妾,背地里却嘲笑她是只不下蛋的母鸡。重回闺阁,萧妧决定狠狠虐渣,绝不手软,再擦亮眼睛,重新换个相公。...

  齐国有规驸马,不得从政。他是位极人臣,清俊高冷的权相,为了不娶公主,不成为驸马,不被,他用一夜的时间,将她变成了他的女人。用五十万的,将她娶进了相府...

  她对他一见钟情,恋上了,便是一生!她天然呆,他天然冷,她天然萌,他天然淡,她有多动症,他却患了孤独症!第一次见面,李安安双眼灼灼的看着欧阳奈,问你认识我吗?欧阳...

  上一世,叶凉苦追一个男人,不仅耗费了自己十年的美好光阴,还将自己整成一个邋遢小胖妹!重来一次,她发誓,她要变得更优秀,让他倒回来追她。军校里,他是其中的佼佼者,...

相关推荐